Transformers: Drift X Wing

云海正文全部完结,关于本文有什么想问的问题可以评论留言嗷♪(^∇^*)

谢谢大家啦!

 

讲道理,我不是因为写不出来才摸鱼的

谢谢大家看文这么久,但是我,大概是,没吃到烤苕皮(。)所以暂时脑子里又空了,然后我就想着,这个文也是我玩游戏玩出来的,就来给大家贴几张游戏的图,讲点相关背景(x 感兴趣的就可以看看,主要图多


首先是圣城的原型:伊修加德

因为我很懒……加上因为长期对龙作战(即游戏背景的千年龙诗战争)导致伊修加德基础层十分破烂,没有截(。从砥柱层看起吧,下面这张图是通往教皇厅路边的建国十二骑士像。


这边好像是神圣裁判所还是啥的(。忘了(。


圣心大教堂&神学院方向



内部公开开放的教堂里供奉着伊修加德城邦信仰的神祇——战争神哈罗妮的雕像;神学院的自习室(。



砥柱层市场外夜景


两层...

 

10

史达最开始想避过雷神行动的打算在雷神奇迹般苏醒之后落了空。

飞翼和漂移闻讯匆匆赶去司令官私人住处时,他们共同的导师阁下竟然已经穿好盔甲整装完毕了。

当然,毫无意外地,史达与雷神之间的“较量”时隔多年后再度上演:

“绝对不行!你的伤还需要再恢复一段时间,我们会处理好这些事的!”

“开什么玩笑史达,你见过一个骑士在战友们奔赴前线时逃避的吗?!”

“伤员还想上战场?”

“我·不·是·伤·员!”

“现在我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我说了算。”

“你拦不住我的,史达,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你应该明白的。”

“……雷神——”

“呃……史达...

 

09

也许是龙化异变的影响逐渐淡去,漂移这两天没有再做噩梦,在等待线人消息时,雷神的情况似乎有所好转。

这本该是件好事,但史达也好飞翼也罢,似乎都对此感到更加沉重。

漂移明白,一旦雷神醒来得知他们要去突袭教皇厅的计划后,肯定会不顾劝阻跟着他们一起去……显然他们三人都不会同意,可是谁又拦得住雷神呢?

再者,突袭教皇厅的风险太高,史达也不敢保证每个参与者都能全身而退,甚至他从一开始就对飞翼和漂移明说,计划一旦失败,他们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或许把这场战斗当做最后的战役也不错。

漂移意识到时,他已经站在飞翼的房间门前了。

那位龙骑士没有锁门,大概是训练完毕后归来稍作休憩。

我不该去打扰他的。漂...

 

云海•番外1

CP:史达X雷神

警告:恋爱的臭豆腐味


“然后?”

“然后啊……然后那头猛兽就逃走了,我看也没有追上去的必要,就这样回去复命了。”

史达笑着用木棍拨了拨火堆,使它烧得更旺些,毕竟在如此寒冷的情况下他和雷神都要靠着这一团小小的热量捱过一夜风雪。

“你还好吗?”注意到雷神似乎无意地瑟缩了身体,史达想起他在先前的战斗中受了伤。“有什么不适一定要和我说。”

年轻的骑士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又露出浅淡的笑脸,即便这个笑里带着挖苦的意味:“一点小伤,没什么大事。我还不知道你这么喜欢照顾人呐,队长阁下。”

史达倒是很真诚地回应了他:“我也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倔的一面。说真的,如果你...

 

08

有时候得不到答案只是因为提出了错误的问题。

但如果继续追逐这个错误的问题,你就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比如当漂移继续逼问飞翼之后,他脸上挨了重重的、猝不及防的一拳。

飞翼收敛了几分力气,但也足够让毫无防备的漂移被他揍退几尺摔在旁边。

“搞什么……”漂移捂着脸心说刚才飞翼那一下打得太狠了,现在他有点怀疑自己的鼻子是不是还在原位。

龙骑士站起身,从他身边走过,丢下一句可以称之为“警告”的话:“你要是想继续纠缠这种无聊的事,我想我不会介意再给你一拳。”

房门几乎是被摔上的,漂移想自己大概是真的戳到了飞翼痛处,客观来说,他也是自作自受。

飞翼连他身上的变异都忽略了,漂移惹怒他的程度可见一...

 

07

漂移再度陷入梦境,他已经习惯了多次在梦中痛苦的场景,但这一次他却没有见到流血的龙与骑士。周遭略显褪色的一切仿佛在告诉他这是谁的回忆,他正想漫无目的转上一转时,忽然听见属于龙族的低声哀鸣。

他转身,看见受伤的黑龙于残垣断壁间痛苦喘息,即便是血迹业已干涸,身躯上的伤口仍显触目惊心。如果再得不到救治,恐怕他会因伤痛而死。

漂移很想救他,可他只是处于梦境之中,只能做个旁观者。

黑龙睁开猩红的眼,目光警惕而憎恶地穿透漂移,锁定在某处。漂移循着他的目光看去,年轻的骑士身着寻常的锁子甲,摘下头盔,正犹疑地注视着眼前一幕。

——那是飞翼。

准确来说,那应该是才成为骑士不久的飞翼。他的表情和动作都显得...

 

06

“等等飞翼!”

史达快步上前挡住龙骑士的路,皱起眉:“你不觉得奇怪吗,发生这种事教皇厅竟然没有其他反应,无论怎么说,雷神都是神殿骑士团总骑士长,是教皇亲自指定的人选,对他动手相当于对教皇的忤逆,其罪名堪比异端……”

“……对。”漂移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如果那些贵族控制了教皇厅,极有可能用雷神当作诱饵给我们设下陷阱,到时候莫说救出雷神,我们自己都恐怕难以脱身。”

飞翼抿紧嘴唇,漂移能想到那双面罩后的金色眼眸所包含的痛苦情绪,但在这件事上,史达、飞翼和自己,焦急的心情都是一致的——神啊,如果这份祈祷能传递给您,请保佑被牵挂者平安。

难捱的沉默被龙骑士一句轻却坚定的话语打断:“我一定要去...

 

05

“来。”飞翼跳下狮鹫兽,朝漂移张开双臂,“小心。”

这种诡异的落差感让漂移十分别扭,他拒绝接受飞翼的帮助,虽然仍旧头晕眼花,但他还是抓着狮鹫的羽毛缓慢而谨慎地踩上地面。

飞翼收回手,似乎挑了挑眉。

龙骑士转身往前引路,距离漂移恰好一米左右,边走边侧过脸看看身后之人的情况:“我先带你去休息一下吧,等你好些了再通知史达。”

说罢他吹了个口哨,头也不回地对原地等待的狮鹫兽说:“去吧,格里芬,别太晚回来。”

狮鹫兽低吟一声,展翅飞向高空。

漂移勉强跟上他轻快的步伐,本想知晓“史达”是怎么一回事,无奈晕得厉害,他只想快点躺倒恢复一下。

这座水晶城堡的内里构造与圣城相似,不过比起笼罩在宗教统...

 

04

晨祷照例进行,由于高阶骑士站位靠前,漂移的迟到还是引起同僚们无声的抱怨。

站在他旁边的一名高阶骑士疑惑地看了看他,悄声询问漂移:“你眼睛怎么了?”

漂移若无其事地敷衍道:“练习时不小心受了伤。”

宣讲台上的雷神向这边投来威慑性的一瞥,絮语立即停止。

在过去,晨祷的漫长只是因漂移感到无聊,而今天,右眼眼罩之下传来的绞痛使他感到下一秒自己就要跪倒在圣堂冷硬的地板上。

宣告晨祷结束的钟声成了最美的音乐,漂移在仪式完毕的第一时间便足下生风般地逃离,穿过审判神殿,绕开哈罗妮广场,直奔到砥柱层一隅才停下。

头晕目眩的瞬间漂移不禁撑着石台滑坐在地,耳畔潺潺水声衬得此地更加静谧。骑士抬头,见阳光透...

 

03

漂移原以为他不会再见到那位神秘的龙骑士。

至少短时间内他认为他们不会再见了……半个月后他却在前往披雪大冰壁时意外捕捉到了立于狭道一侧的熟悉身影。

他接到的消息说运送往前线的粮草被异端者抢至大冰壁,带着队伍匆忙赶到的漂移一干人等只看到遍地异端者的尸体——后来发现他们只是被人击晕过去,运送粮草的车辆完好无损,粮草也没有遗失。骑士疑惑的同时忽然察觉到一抹似曾相识的气息,他追循望去,崖壁之上的龙骑士似乎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如同第一回分别那般迅速地消失不见。

漂移心中涌起莫名的冲动,他想向对方亲自确认一件事……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

此时的北境雪原业已放晴,碧蓝如洗的天空澄澈如同女神的眼眸...

 

© 云海 | Powered by LOFTER